首页| 体育| 军事| 旅游| 科技| 财经| 综合| 国际| 汽车| 文化| 健康养生| 娱乐| 社会| 时事| 教育|

厦大教师情侣被“摩范出行”共享汽车撞倒身亡 事故车辆无运营资

2019-11-08 19:24:44 来源:网络

9月7日17时38分,在福建厦门远翔货运站门口,“莫凡楚星”的一辆拼车撞上人行道,撞上了28岁的厦门大学的两名教师李健。他的女朋友赵荣蓉在车祸中受重伤后第二天就去世了。厦门中医医院抢救无效。

厦门大学一对夫妇在事故中丧生

这起交通事故引起了许多媒体的广泛关注。

厦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湖里大队出具的编号为“350206120190000164”的“道路交通事故鉴定函”显示,23岁的闹事者胡慕英已领取驾照不到5个月,并对未能在车后贴实习标志负全部责任。

同时,《道路交通事故确认书》显示,造成事故的车辆是非营运车辆,车主为华夏旅游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公共信息显示,“莫凡旅游”是华夏旅游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

事件

造成事故的那个人的驾照还不到5个月。

事故发生前,李健和赵荣荣订婚了。这两个人出生在同一年。他们都是厦门大学的硕士,都在厦门大学工作。

9月7日,两人去厦门红点设计博物馆观看展览,然后步行回家。在元宵一号货运站入口附近,一辆标有“莫凡旅游”字样的小车以每小时71.9公里的速度冲到人行道上,将李健和赵荣蓉撞倒在地。

现场视频显示,事故车辆的前保险杠严重受损,李健躺在车身左侧,女友赵荣蓉摔在几米外。

根据厦门公安局交警支队湖里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书》,李健头部受重伤,当场死亡。根据诊断,赵荣蓉伤势严重,骨盆骨折、腰椎骨折、颈椎骨折、颅内出血、全身多发性骨折、内脏器官严重受损……厦门中医医院抢救无效,于2019年9月8日10: 00左右死亡。

事故证明表明事故车辆的性质是“不可操作的”

《道路交通事故确认书》显示,造成事故的23岁男子胡晓颖已经获得驾照不到5个月,并且没有张贴实习标志。事件发生时,胡晓颖用左手握着方向盘开车。由于操作不当,汽车失控撞上人行道,造成事故。在这起事故中,李健和赵荣蓉没有责任,而胡牟英则负全部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造成事故的车辆是“无法运行的”。

调查

共享汽车平台公司被罚款多次。

死者家属质疑造成事故的车辆是非营运车辆的性质,但“摩城之旅”(Motown Trip)将其用于营运。他说:「他们应该预见但容许非营运车辆可能带来的危险,这些危险涉及运输领域,并危及公众安全。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已经被怀疑犯了罪。”

工商数据显示,华夏旅游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涵盖汽车租赁,但不包括运营。

事故车辆

厦门市交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莫凡旅行社”在厦门没有获得经营资格。2014年1月1日生效的《福建省道路运输条例》第70条规定,未经许可从事出租汽车业务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停业,并处3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根据“调查”数据,华夏旅游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多次因“擅自从事汽车租赁业务”等被泉州市交通局和厦门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处罚。仅在8月8日,该公司就被罚款五次。

红星新闻给华夏旅游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的负责人李欣打了电话,但没有收到回复。“摩城之旅”应用页面显示,由于车辆年检,厦门的运营已经暂停。据媒体报道,事故中涉及的车辆被非法放在租车平台上,并被罚款3万元。

承担责任

律师:平台公司“自由放任”引发悲剧

北京知名律师周兆成认为,虽然共享汽车的出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但一旦平台公司放宽用户准入门槛,将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分享在路上行驶的汽车可能会成为“马路杀手”。厦门事件的悲剧是不具备经营资格的汽车公司“放任自流”的结果。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谁对死者负责?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法规,以及交警对事故责任的认定确定赔偿责任,驾驶共用汽车的责任由保险公司在强制机动车保险责任和商业保险的范围内进行赔偿。对不足部分,机动车使用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是造成事故的司机。因为他刚刚拿到驾照,还在实习期间,所以没有按照规定在车后贴实习标志,操作不当导致车辆失控。他应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并对不足部分承担责任。

事故证明显示肇事者负有全部责任。

那么,提供共享汽车的经营者是否必须承担赔偿责任?周兆成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事故中的共用汽车存在缺陷等故障,但共用汽车的车主有向驾驶员提供非营运车辆、不注意驾驶员是否具有独立驾驶资格的过错。因此,作为车辆的所有者,共享汽车公司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四川同治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秉尧表示

从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胡晓颖犯下了造成交通事故的罪行,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从行政责任的角度来看,由于“莫凡旅行社”未取得厦门租车业务资格,将面临停业整顿和罚款等行政责任。

从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本案属于人身伤害赔偿,事故中的过错方负有赔偿责任。由于事故责任方负有全部责任,两名受害者对事故不承担责任。对于民事赔偿部分,保险公司应在强制交通保险和第三方责任保险范围内承担责任。不足部分,由于“擅自从事汽车租赁业务”的“莫凡旅游”行为,还应与肇事司机胡慕英一起承担责任。

集中

尚不清楚共享汽车是否是一辆运行车辆。

本案中另一个可能的法律争议是,根据《国家经济分类》(gb/t4754-2017),汽车租赁属于“租赁和商业服务”类别的“汽车租赁”子类别。道路运输服务属于“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类别下的“道路运输”类别。两者的区别在于,在汽车租赁中,承租人支付一定的租金并获得一定时期内汽车的使用权。道路运输操作是乘客支付一定的费用,承运人有义务安全交付。

根据上述差异,共享汽车更接近汽车租赁的范畴。也正因为如此,在法律上不清楚共享汽车是否是一种运行车辆。这也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一些共享车辆本质上是不可运行的,它们也购买不可运行的保险。实际上,如果共享汽车被确认为运营车辆,并且其购买是非运营保险,保险公司可以拒绝补偿保险标的使用性质的变化。

北京11选5投注 快三 湖南幸运赛车

上一篇:首届美丽中国田园博览会 带你探访“三大核心场馆”

下一篇:东阿县市场监管局鱼山监管所开展校园及校园周边食品安全隐患排查

阅读推荐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dermalo.com 博雅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